HI,欢迎来到论文发表推荐网!

互联网平台异化导致的伦理问题及成因分析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8-23 15:04

  

​作者简介:刘晓璇,西南石油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发表于《产业与科技论坛》期刊

 

  摘要: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一些互联网平台迅速崛起。这些网络公司在推动社会发展的过程中,由于其自身存在追逐利益的属性,使得工具理想和价值理性之间的矛盾愈发激烈,对社会的伦理领域产生了侵蚀。尤其表现在对人类自身伦理道德、私人空间以及信息本身的消极影响上。究其根本,主要在于两方面。即网络平台的使用者和创造者的主观原因和互联网平台本身以及社会相关制度的客观原因。对这些问题进行探究,有助于人们减少互联网平台异化带来的影响,回归人的自然本质。

 

  关键词: 互联网平台;伦理思想;科技异化;

 

  互联网平台异化对伦理方面产生的负面影响从属于科技异化与伦理之间的问题。中西方学者在几百年来在这一领域已经有了较为全面的研究,并形成了体系。但是,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我国社会相较于纯工业时代而言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改变。尤其表现在以淘宝、微博和抖音等为代表的数据平台对社会伦理方面带来的影响上。根据有关部门最新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6月,中国互联网普及率高达71.6%,网民数量已超过10亿人。鉴于此,互联网平台的异化导致的伦理问题上的缺失在当前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

 

  一、互联网平台异化的伦理思想

 

  互联网平台异化的伦理问题缘何而来?要明晰这一问题首先要回答什么是科技异化的伦理问题。在伦理学中,道德和利益之间的关系是一个基础问题。伦理道德是调节人与自然、社会和自我关系的重要手段。而科技伦理研究的范围是科技活动中人与自然、社会及自我的关系问题。基于此,互联网异化的伦理问题研究的对象仅限于与互联网平台技术相关的伦理问题。

 

  依照西方法兰克福学派对于“科技异化”问题的阐释来对互联网平台异化问题进行引申。在他们看来,互联网平台就是意识形态的一种集中体现,其本身的异化现象削弱了人的政治自由,并对伦理方面带来了极大的挑战。除此之外,站在西方人本主义的代表者卢梭的角度来看,互联网平台的产生极易使社会道德出现滑坡,由此产生严重的伦理危机。密尔在其《论自由》一书中将言论自由的限度归结为“不妨害他人的自由,也即伤害原则。”互联网平台“伤害原则”并不承担责任时很容易造成异化问题。上述人物及学派并非生活在同一个国家和同一个时期,这种超越时间和空间的耦合对我们探究当前所面临的互联网平台异化导致的伦理问题具有深远的借鉴意义。

 

  二、对互联网平台异化现象的伦理学反思

 

  法兰克福学派的领军人物马尔库塞认为技术具有双重作用。一方面,其是推动社会不断“富裕”的强大力量。另一方面,其又是造成社会“病态”的关键力量。通常来看,科技愈发达其自身的异化问题越严重,互联网平台的发展也如此。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互联网技术得到了迅速的发展。这不仅对人的外在产生了影响,同时也影响着人的内在,使得网民出现了“单向度”的趋势。基于相关理论进行思考,互联网平台的异化对伦理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对人自身伦理问题的影响。以韦伯和卢梭为代表的学者认为,人本回归是人类的终极价值。但是随着互联网平台的发展,使得个人的价值被平台不断贬低,失去了其主体性。虽然互联网平台的发展为国民经济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在这一过程中衍生的消费等问题不容小觑。一是使得人们更加安于享乐。马克思指出:“人越是通过自己的劳动使自然界受自己支配,神的奇迹越是由于工业的奇迹而变成多余,人就越是会为了讨好这些力量而放弃生产的乐趣和对产品的享受。”即便是不出家门,也可以享受淘宝等网购平台或者饿了吗等外卖平台的服务。同时,人们使用抖音等短视频软件就可以独自消磨时光。二是价值观念的颠覆。以营利为目的的互联网平台往往收取巨额的广告费用,这就有利于具有雄厚资金实力的奢侈品或者科技产品公司进行大量的宣传。使得人们的消费观念逐渐发生改变,热衷于追捧高科技产品和奢侈品,使社会笼罩在消费主义和享乐主义的迷雾中。三是对文化领域造成冲击。文化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必须品,当大众成为互联网平台的附庸后,整个社会文化很容易被间接控制而受到资本的侵蚀。

 

  (二)私生活的公共化。以微博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平台中公众人物的个人隐私是网民的重要看点。当前,在互联网平台技术的不断发展下,普通人的私生活领域也呈现出逐渐公共化的趋势。私生活的公共化通常有两个途径。一是被他人或者媒体曝光,二是本人主动曝光。如此一来,私人领域与公共领域之间的界限逐渐模糊,使得人们的生活空间趋于单向度。在平台规范化管理下,用户实名制使得人们更加难以保护个人的隐私。任何一个软件在使用时都需要获得读取手机有关存储数据的权限,用户如果不进行授权便会影响软件的功能甚至无法使用。这种看似“合理”的规定却对个人的隐私造成了极大的安全隐患,让普通人逐渐透明化。

 

  与此同时,互联网平台的不断改进,使得人们的思想意识逐渐发生改变。多数人在微信或者微博等平台将自己的私人生活公开化,甚至在公共场合随意拍摄他人的视频或者照片上传到平台之上。长久下去,势必会对年轻群体保护他人隐私的观念造成不良影响,使得随意上传他人照片等侵犯隐私的行为普遍认同化甚至合理化。人作为一种社会化动物离不开公共生活。但是,人同时作为一种具有意识能动性的动物,私人空间也是不可缺少的存在。在普通人私生活大量曝光的环境下,人们往往在从众心理的促使下无法拥有自己的独立个性。如同批量化生产的商品一般,选择相同的表情、流行的词汇以及相似的生活方式,使得人们被标签化,同质化。

 

  (三)信息异化的现象逐渐蔓延。信息的异化指的是相关信息的生产者和传播者由于对信息的过分崇信,逐渐失去对信息的掌控,以至于被信息所支配。互联网平台依靠大数据的挖掘可以对未来进行预测。例如滴滴软件对于社会不同阶层人们的出行信息的掌控,使得他们更加熟悉普通人的作息和生活习惯。在这种建立在海量数据可视化分析基础的预测之下,人类的大脑显得越发力不从心。随着数据分析的爆发式增长和不断发展,人们极易失去反思和批判的能力,转而听从数据的抉择。这些程序化的决策使人们如同工厂流水线上的工人一般在特定的程序和操作规范下进行机械的活动。这无疑是对人想象力的一种无形抹杀。想象力的弱化最终会导致创新思维的匮乏,人类如果没有创新思维必然会对社会的进步产生巨大影响。诚然,人类提出的大部分意见或者方法都是错误的。然而,创造往往开始于荒唐的甚至错误的思考。只有将这些思考进行集中,对它们进行不断否定和批判的基础上加以超越,才会促使新事物的产生和发展,使人们的被动接受变为主动。同时,这也会对人的情感以及道德造成影响。人在做出决策的时候往往会基于情感的选择和道德的约束,而数据分析追求的是利益和效率的最大化,其结果往往是冰冷的,缺失“人性关怀”。这一点也是人与机器的不同所在。在平台发展的过程中不能只顾求真而丧失善与美的价值判断。

 

  三、互联网平台异化伦理问题成因分析

 

  知其所以然才能对症下药,对于这一问题的成因主要从主观角度,也就是人的层面和客观角度,也就是互联网平台以及社会两个层面进行分析。这对还原互联网平台下人的本质具有重要意义。

 

  (一)从主观层面来看。当前的互联网平台带来的伦理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群体上。一是互联网平台的使用者。从使用者的认识角度来看,其关于互联网平台的知识缺乏一定的了解。主要体现为对互联网平台的本质和发展规律的漠不关心。这种现象使得互联网平台的异化对伦理问题的影响愈发严重。从使用者的价值观角度来看,享乐主义和消费主义较为流行。主要表现在不顾个人购买能力的超前消费上,过度的享乐加速了互联网平台对社会伦理的挑战。从使用者的人生观的角度来看。互联网平台的发展使得人们在独立的空间就可以满足自己日常的精神需求。缺乏对自然的观察和他人面对面的互动。使得个人和自然、他人逐渐趋于分离。这种分离和隔阂使一些平台未曝光的伦理问题发生后被人们淡化甚至漠视。二是互联网平台的创建者。一些平台的创建者在功利主义的驱使下为了追求社会地位和名利而选择放弃了人类的终极价值目标。在刻意追求工具理性的同时使得互联网平台进一步异化,促使价值和理性相互分离,不断地冲击人类的伦理领域。与此同时,平台的创建者在发展观念上往往以经济主义为主导,不顾个人的社会责任,将青少年群体逐渐引向消费主义和享乐主义的陷阱,进一步对社会伦理造成了潜在的影响。

 

  (二)从客观层面来看。互联网科技自身的发展特点和社会相关制度对互联网平台异化的伦理问题产生了一定影响。一方面,从互联网科技的角度来看。互联网科技的发展势头迅猛,相较于实体领域极易在短期内发展起来,这本身就使互联网科技存在了一种不确定性。一是互联网技术自身有着内部的运行规律,人类的认识能力受制于工具和思维等方面,因此对互联网科技的发展规律还未完全掌控。二是互联网技术作为科学技术的一种,有着反自然的倾向。这种倾向对人类生活的自然状态势必产生消极的影响。所以,互联网技术存在的上述问题极易导致伦理问题的激化,使人类社会不断产生新的问题。另一方面,从整个社会的角度来看。互联网平台异化对于伦理领域的影响具有一定的社会根源。一是从政治层面来说,互联网技术有着一定的政治色彩。随着互联网平台的不断发展,已经成为了统治国家的重要工具。但是,少数国家和个人为了自身的利益,不断使用互联网平台攻击和颠覆它国,由此导致了诸如和难民相关的伦理问题的出现。二是从经济层面来说,互联网平台的发展加剧了消费的异化。在这一过程中,人们不断地被数据分析下诸如定点投送广告等方式影响,逐渐失去了消费的辨别能力,丧失了自主决定的权利。

 

  四、结语

 

  互联网平台的异化对伦理领域的成因以及挑战是一个深刻的社会问题和理论问题。上述观点只是从其中的一些角度进行了探究。互联网是社会发展的产物,是科技进步的成果,科技的发展应该服务于人类。但是,从马克思主义矛盾论的角度来看,任何人没有能力左右互联网对人类生活的改变,我们面临着被支配的问题。但是,从人自身的主观能动性来看,我们依然有能力将其消极影响降为最低,认识到互联网平台的根本遵循是实现人类自由,协调互联网与真实世界的关系,避免出现享乐等异化现象,真正实现网络自由。使人的本质得到回归是伦理学的一个重要职责,因此,伦理学在互联网平台这条路上的探索任重而道远。

 

  参考文献:

 

  [1]互联网生活的异化与重构——从互联网时代人的生存状态谈起[J].李伟.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04)

 

  [2]回应对密尔“伤害原则”的三重质难[J].卢绍辉.中国石油大学胜利学院学报.2019(02)

 

  [3]网络伦理的失范与出路——基于网络服务平台治理视角的分析[J].谢新洲,赵琳.青年记者.2017(12)

 

  [4]试论网络伦理的建构原则[J].郑洁.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06)

 

  [5]单向度的人[M].上海译文出版社,(美)马尔库塞(Marcuse,2006

 

下一篇:没有了
顶部